1. 首页
  2. 找资金
  3. 选项目
  4. 商业计划书
  5. 尊宝娱乐人见面会
  6. 资讯
  7. 关于我们
滴滴外卖计划进入全国九大城市 外卖市场巷战一触即发
2018-03-07 09:41:03
本文首发于「财经杂志」(ID:i-caijing) 《财经》记者 张珺/文 宋玮/编辑 中国互联网的小巨头们互相把手伸进对方的碗里,这种趋势不再停留在纸面或口头上,而是即将展开实战。 在内部潜水了五个月的滴滴外卖揭开面纱。《财经》近日独家获悉,滴滴将进入全国九大城市,包括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这是滴滴外卖的首批上线城市,商户招募已同步启动,但《财经》尚未获悉其具体上线时间。据了解,滴滴外卖将通过降低抽佣和奖励来获得首批商家和用户。 五天前,滴滴发布“骑手招募令”:滴滴外卖骑手为“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忠诚骑手”需要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月保底10000元;“自由骑手”可自由上线接单,订单收入翻倍。据悉,此时招募状态仅支持无锡。 而去年12月20日,《财经》独家报道在南京测试了10个月的美团打车将扩张至全国七个城市——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受牌照问题的影响,美团打车的扩张进展一度停滞,但一位美团点评相关人士向《财经》透露,美团打车最早将在3月开展新城市业务。 从他们要扩张的城市可以看到,滴滴外卖和美团打车不约而同选择了成都、福州、厦门、温州。这四个城市或许成为双方交战的火力中心。 滴滴外卖和美团打车扩张在即,这意味着,备受瞩目的滴滴和美团之战将进入实战阶段,两家小巨头(估值分别为56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围绕出行和外卖的巷战一触即发。 滴滴和美团的战争始于2017年2月,美团点评在南京突然上线了打车业务。此后,滴滴推出一系列措施,包括推出优享,重启补贴战,进行快捷事业群的组织融合。而其最后一攻是深入美团主营业务的腹地。“尔要战,便战。”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 滴滴外卖隶属于滴滴新成立的R-Lab部门。《财经》记者曾获得一封其内部招聘的资料,显示,R-Lab是一级部门,负责探索滴滴边界、孵化创新产品(R意为Rebuild),目前已孵化了小巴等新业务。招聘材料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标题——“滴滴R-Lab团队‘低调起飞’召集令”。 除了自己做,滴滴曾考虑“加持”美团外卖最大的竞争对手饿了么,双方在去年中旬有短暂接触,但之后不了了之。滴滴早在2015年底对饿了么进行过一轮战略尊宝娱乐,拥有饿了么董事会一席。(最新消息是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因此,不排除滴滴和阿里、饿了么联合围攻美团点评的可能性。 “我早就猜到他们要干了。”一位美团点评相关人士对《财经》说,他认为相比打车,外卖更重运营因而门槛更高,这就相当于“开矿”,有些业务是地表矿,有些需要打洞钻很深才能开采,后者所需的成本和资源投入更多。 滴滴不认同美团的看法,其CTO张博曾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网约车的壁垒是技术和规模效应,一旦先发优势形成,后来者难以构成威胁。 一位饿了么人士则评价称,相对打车,外卖更重运营,不是滴滴擅长的技术驱动型业务,滴滴在这方面需要升维。同时,也需要找到合适的掌舵者。有消息说,其负责人是滴滴第一个产品经理罗文。 现在判断两家公司胜负为时过早,滴滴和美团分别需要在重度运营和技术上进一步提升,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是一场巨大的资金消耗战。 据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向《财经》测算,美团此役估计需要花费20亿-30亿美元(今日资本重仓美团点评)。而据《财经》2017年11月报道,美团外卖每个月烧3亿元人民币,饿了么每月7亿-8亿元人民币。 滴滴和美团之战不能单纯从业务思维或者竞争思维去考虑,他们的互相蚕食背后掩藏着更大的野心——对平台、生态、入口的争夺。 当两个超级平台(Super Platform)形成,势必会互相蚕食对方的领域,特别是中国企业大部分缺乏国际化的基因。徐新说:“高频的、刚需的,只要跟交易有关美团都应该做。你不做就有一个空档给了别人。”滴滴早期尊宝娱乐人王刚重申,今天美团和滴滴的竞争不仅仅是出行的竞争、外卖的竞争,而是BAT之后“次级流量入口”的争夺。 (来源:财经杂志)
中国-深圳 中国尊宝娱乐网--尊宝娱乐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尊宝娱乐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尊宝娱乐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