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找资金
  3. 选项目
  4. 商业计划书
  5. 尊宝娱乐人见面会
  6. 资讯
  7. 关于我们
阿里做“局” ofo拿到17亿救命钱
2018-03-05 11:28:51
3月4日,据AI财经社报道,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做为抵押物,换取阿里系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 和滴滴矛盾公开化后,已7个多月没有融资消息的ofo似乎走到了又一个分叉口,曾经的头部玩家,如今强敌环绕,只能在内忧外患的夹缝中通过债券的方式获取救命钱。 债权融资原属于正常交易行为,但从交易双方来看,颇为玩味。一个是对ofo觊觎已久并重仓哈罗单车的阿里,一个是融资困难,运营成本高昂的ofo。它们看起来是同一战壕,但未必。 通过债权融资也就意味着,ofo面临着丧失一部分单车的所有权的风险,也许,ofo深知其已沦为阿里的棋子,阿里也并非是雪中送炭,但在单车战局未定的当下,要想继续留在牌桌上,争夺终极杀名额,只能选择入阿里的局,ofo别无他法。 对于ofo而言,这或将是它的拐点,如果上半场是和摩拜、滴滴的较量,那下半场将是与阿里、哈罗单车的博弈。

阿里的图谋

这笔债权的最终受益者,将会是阿里,甚至有可能间接受益者是哈罗单车。 据工商信息,ofo单车这两次的抵押交易发生于今年2月5日和12日,分别获得借款50000万元和126600万元。按照规定,ofo必须在今年6月7日,和2020年2月10日归还抵押所获得的资金。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一年内,ofo必须偿还阿里借款共计17.7亿元人民币。 一位和ofo和摩拜都有接触的尊宝娱乐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抵押物是借债,不是股权融资。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ofo的融资困境和资金压力。 “估计滴滴也不会允许阿里进来去稀释自己的股份,并影响自己在ofo股东层面的话语权。滴滴立场考虑是想要牢牢控制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所以ofo要拿阿里的钱只能通过借债的方式而不是股权。” 所以,阿里给ofo的这笔救命钱,属于债权融资。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表示,依据《担保法》相关规定,ofo可以把旗下共享单车做为抵押物抵押给阿里。但当ofo不能如期履行债务时,阿里有权依法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北京德恒(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施汉博表示,当ofo不能如期履行债务时,会有两种情况发生,经双方协商,ofo把所抵押的单车作价卖给阿里,用于偿还债务,此时,这部分单车所有权归阿里。或是双方协商,将所抵押的单车拍卖。 这意味着ofo所抵押的这部分单车所有权,如果未能如期归还欠款,将变得岌岌可危。 之前,界面新闻曾报道,因和其机构大股东并且手握一票否决权的滴滴矛盾公开化,导致其融资通通路不畅,有意成为“白衣骑士”的阿里心有余而力不足,ofo进入生死局。 通过抵押的方式,ofo似乎是借来了救命钱,实际上,此举无疑是饮鸩止渴。阿里也并不是雪中送炭,毕竟对出行市场虎视眈眈的阿里还有一个犹如秃鹫一般的亲儿子哈罗单车,正环顾四周,伺机而动。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对界面记者分析,如果ofo持续亏损,估值下滑,将其剩余的车辆拍卖依然无法归还阿里的钱时,阿里就能和其他小股东一起和滴滴谈判,将对ofo的债权转为股权,增加在ofo的股权,甚至成为控股股东。届时如滴滴不接受,那么ofo将只剩下空壳。 “ofo故意接受阿里这笔钱,对ofo而言,可以联合阿里反制滴滴,同时,阿里有可能破局,迎来新的局面。 ”上述尊宝娱乐人分析。 成为ofo的“白衣骑士”,是阿里的理想状态。但在这场交易中,就算此计划落空,阿里依然不亏。 此前,滴滴通过复活小蓝,拿到小蓝的投放数额后,从而推广其自由品牌“青桔”,而今 ,这一幕,将有可能再次上演,不过主角变成了阿里和哈罗单车。 一旦接盘ofo所抵押的单车,这对于阿里连续重仓的哈罗单车是重大利好。此前,哈罗单车在北京投放,引来舆论哗然,但此举无疑凸显了作为后来者哈罗单车对于一线市场的野心与急迫感。一旦阿里接管了ofo,那么在政策收紧的情况下,哈罗单车将能光明正大的在一线城市投放,增加市场占有率。 对于阿里而言,这是一场不亏的买卖,那ofo真的能如期还钱么?

自愿入“局”的ofo

阿里来者不善,但要想继续留在牌桌上,除了接受,ofo别无他法。 ofo最新一轮的融资,依然被定格在去年7月,已过去7个多月。而其竞争对手摩拜和哈罗单车,都有新的融资跟进。 此前,36氪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摩拜的E轮融资已接近尾声,本轮由美团领投,多个老股东和新资方参投。本轮融资总金额多于此前媒体报道的10亿美金。 而据界面新闻记者从接近哈罗单车人士处了解到,哈罗单车也有新一轮10亿美金的融资跟进,蚂蚁金服持续跟投,而去年12月,哈罗单车连续完成了两次超33亿人民币的尊宝娱乐。 在牌桌上,ofo此刻的对手或许已不再是以往戏谑往来公关战的摩拜,而是新晋玩家哈罗单车。 在摩拜和ofo都取消了1元月卡时候,哈罗单车依然推行1元月卡。粮草充足,无后顾之忧的它目的显然,继续通过价格战争夺市场,弥补其作为后来者在市场占有率上的的不足。 由此可见,共享单车赛道上的价格战并未真正意义上结束。 “今年,单车玩家主要的目标是做收入 ,但真正盈利可能要到2019年年底或2020年初。最后一定是两个玩家,合并实现垄断并盈利。”上述尊宝娱乐人表示。 雪上加霜的是,相较于摩拜和哈罗单车在共享汽车、电单车方面的布局,ofo始终无法拓宽边界,讲述新的故事。单一的业务线,让ofo没有新的造血模式。 此前,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ofo属于重运营产品,随着规模的扩大,其运营成本会持续增加。 界面新闻曾报道,ofo每月的运营成本接近3亿元。并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ofo拖欠的供应商回款,其中雷克斯7000万、富士达3亿元、科林、凤凰分别是7000多万、飞鸽则是1亿多元。”  今日上午,富士达集团相关人士向界面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并称,虽然有还少部分回款,但是依然还欠3亿多元。 这也验证了,ofo面临的资金压力并未解决,还在持续。但接受阿里这笔债权融资,至少能解其燃眉之急。 此前,在摩拜和ofo还在合并谈判桌上时,就有尊宝娱乐人分析,也未必是摩拜和ofo先合并,也有可能是ofo和哈罗单车先合并。 接受阿里这笔钱,入阿里的局,对于ofo而言或许无奈的选择,但真正的考验或许才刚开始,其将迎来属于他的下半场,将是和阿里、哈罗单车之间的博弈。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中国-深圳 中国尊宝娱乐网--尊宝娱乐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尊宝娱乐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尊宝娱乐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尊宝娱乐